隔夜闲话

她那么漂亮,以前大家都在猜,日后她是会嫁金城武还是吴彦祖。结果仿佛赌气似的,她在最后选择了曾志伟。

别人喝多了就想飞,他不一样,他喝多了就想跑。他就想像个孩子一样,赤着脚狂奔,没心没肺地笑。像个孩子一样带着一脸的天真把继母杀掉。

直到翌日醒来方才想起自己原来没有继母,如释重负。然后就整个人没精打采了。好像干了什么坏事,又好像错过了什么。

我们这些人,都是光吃过猪肉没见过猪跑的,每天像一排萝卜一样扎在钢筋水泥里麻木不仁的,可一提笔就是田埂河川,放马牧羊,跟鬼上身的神仙似的。也就没人看着的时候,才能活得一身仙气和风骨来。很快闹钟又要响了,萝卜们被拔出来,齐刷刷回到水泥田里举手投降。

谁的人生没点遗憾呢?我又何尝没有欲见而不得的人:来不及告别的已故养母,去向不明的代课老师,以及某位不知名男士的太太。

我不愿意和你太熟,还有你,你,以及你。熟了你就对我有要求。就像那天,我像只湿漉漉的飞鸟漂在去往异乡的海面上,倏然只想要一双故乡的手。最后当然是徒然。我只好在陌生的有腥味的雨水里收拾起落满甲板的羽毛,心中不无埋怨。有时候不过想给自己没来由的情绪找个出口,却总是寄望于无边的空白梦想。

所以我也不想成为你的梦想,我更喜欢我在你生命里只有一晃而过的镜头。定格的瞬间我爱过你,我祝你长命百岁。

你执意要穿过那片沙漠去跳海。

民众突然就悟了道,规定菩萨从此只能吃草。

如果今夜你来敲我的门,我会偷偷藏起你的高跟鞋。

来自东北的马丽,穿着巴黎的寿衣。

不知道她现在去了哪里,夜里是否还失眠。她买醉她流泪。不知道她是不是还把自己埋在阴暗潮湿的回忆里,还是又落入新的流言骗局。有天她说她也希望做一个洒脱勇敢的人,她会去整理衣柜,给自己换上一件新的皮肤。

不久之后她不告而别,我以为她去了明天。

八荒六合有妖魔,愿君早看破。

十一

梦想家们依然每天怀着满腔热情买着彩票,又在兑奖之后偷偷藏起沮丧,接着构思如何搭上富婆的马车。

十二

在这个时代,自由恋爱已经不成问题,自然恋爱才是问题。

时间: 2018年07月02日下午20:01  |  
作者:
LEAVE A REPLY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