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梦

昨晚做了一个梦

冬日的一个时间,需要出差并邀约了客户一起吃饭,桌间交流并不是很顺利,客户的刁难和冷嘲热讽让我很不自在。酒过三巡略感上头,饭后散场自己步行到地铁站回住处,地铁里的人已经寥寥无几。

走出地铁站,被风一吹,酒劲上头扶墙吐了,又坚持着走了一段路程,靠着路边一棵树坐在地上,站不起来,又挺着不能睡,起身双手抱树直到吐干净了,酒劲过去了,已经凌晨3-4点了。摸摸手机,零条短信,零个未接,只有一棵树支撑了我一夜。

找了附近的公共厕所洗了洗脸,照了照镜子,镜子里的人在对我讥讽的笑,心中略觉诡异的判定是喝醉后的幻觉,转身裹好衣服走到了大街上。

路边碰到一个流浪汉直勾勾的盯着我,就好像生怕我耍酒疯抢他的身家财物。我在他面前蹲下,点上一根烟递给他,自己又点上一根。我好像对他说了句“你知道好想大醉一场却不敢喝醉是什么感觉嘛!”。流浪汉不作声,我对着他自言自语说了好多好多话。烟灭,我起身离开,后边传来一个声音…..“煞笔”.自己在心里默默了说了句“谢谢”,走远。

末了,觉得尿急,找地方小便,找来找去没找到,把我从梦境里憋醒了。起床一看时间7点10分(平时6点30),啊–现实很好。

时间: 2020年11月25日下午12:34  |  
作者:
LEAVE A REPLY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