咱们聊聊

你才转身,这会儿我已经开始想念你。很想上前拍拍你的肩膀,我们一起走走看看,可此时我已经走不动了。老姑娘,你慢点走啊。一生中我无数次远远望着这个小小的身影,也一次次目送这个远去的背影,那道曾经照亮我的光线,那道注定会熄灭的光线。
        方才你给我点的烟,忘在那里烧完了——无知无觉地匆忙过了无意义的一生。我为此抱歉。咱俩多久没一起抽烟聊天了?你来看我,咱们聊聊天就很好,你别落泪。以前你多爱笑,大家都被你感染。谁也不会想到,这样干净的笑脸背后隐去了怎样的苦难。那是你最好的年纪,少女初长成,男男女女都喜欢你,都乐于谈论关于你的话题。人们谈起你来眉飞色舞,只有我每次落荒而逃,像凶手听闻旁人提及受害者一样的心虚。当然,这是一种不合理的心虚,因为我什么都没对你做过。少年人矜持,从不敢靠近你,只是每次远远看着你经过,目送你离开。见不到你时,我就拼命地作抒情诗。
            喜欢看着你
            像夏日里看着一场冷雨
            不参与就足够欢喜
        直到那天,你走近我。你说,“咱们一起抽根烟吧。”
        没有一个气象台准确预测到,那日暴雨。
        现在,风停了。
        你为我物色了此处居所,一切都是按我从前的喜好,我住得挺习惯的。门前青山相伴,花草怡人。清晨很多鸟儿聚在这里,叽叽喳喳很是热闹,这会儿已经散去了。夏天蚊子有点多,人老了倒也觉得不妨,交交手过过招也不寂寞。值得一提的是,这里的邻居都闭门不出,一个我也没见过。不用跟这些愚蠢的老鬼打交道,我自在多了。房子虽不大,装我这副老身子骨,竟还有些空荡荡的。如今孑然一身,起居简单,也不必费心打扫。到我这时候,对新鲜的事物已无兴致,倒是对旧物愈加迷恋。不必为我添置新品,这些旧物我用着顺手。房顶有些漏雨,滴滴作响,我常想,是你要来了。
        我们这辈子没有孩子,你如今一个人过日子,来一趟也不容易,不必常来。生无子嗣,这是我们两个人慎重考虑后的决定。现在想来,也许不敢说全无遗憾,但我也不曾后悔。你我年少皆是梦魇缠身,我们可能成为更好的人,只是命运作了另外的选择。年幼时的流离失所,令我不敢信任长久的关系。今天跟着他,明天跟着另一个他。人人爱我,却总有下一个家门等着我。关于童年,记忆里就是无止尽的搬家,行李只有我自己。我过得挺轻松的,我无法决定自己明天去哪里,但命运会推着我走。说来好笑,连养只猫都弃我而去。人生如寄,生无可恋,死不足惜。我从未争取过任何想要的东西,为人冷漠,装模作样,怀疑一切。一辈子也是一根烟的工夫,很快就会烧完,化为灰烬。当然,这都不及你所承受的苦难。关于你的那些事,就不再提了,一想起来,我这颗已经跳不动的老心脏又要碎一回。可你跟我不一样,你总是带着笑,清澈的,透明的,像春日里的一泊湖水,把泥沼藏于深处。你把我清洗干净,我是二十一世纪的小哪吒。只是,对人的厌恶和绝望并没有就此消散,只是因为你的存在而生了希望罢。那个叫萨特的外国老头,有机会我想去会会他,想给他敬酒。他说“他人即是地狱”,我们又怎能笃信自己不会成为他人之地狱?所以,我依然深信我们的选择是正确的。孩子,没让你来这世上走走看一看,你不要遗憾,这世间就是一条无间之道,有人出生,就有一个新的地狱。你在混沌里飘飘荡荡自由自在,你看多好,别来受难,也别来祸害人间了。
        我的老姑娘,你何时再来呢?对了,每次你给我烧的那些纸钱我都攒下来了,我没什么可花钱的,待你搬进来与我长眠此地,我会悉数交给你。这阳间的习惯,暂时也没戒掉。
时间: 2018年07月05日上午6:24  |  
作者:
1 COMMENTS
  1. 2018/07/05
    绕指柔

    人生如寄,生无可恋,死不足惜

LEAVE A REPLY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