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和十一个陌生人喝酒之后

是否言不由衷把伤口美化到每个人都懂

1, 一个学性别研究的女生在酒局上说自己曾做过一篇论文,关于拉斯维加斯的性工作服务者的调查。她说得最多的是怎么走进一家99%顾客都是女性的脱衣舞俱乐部,男舞者如何取悦女性让她们的荷尔蒙瞬间迸发出来。饭局上的女性听得津津入味,而在场的两个男性宾客则不说话。我心想,这种风月场所相对中国只供   男性消费的地方来说,实在小巫见大巫,这种寻春奇遇也不会当做谈资进行探讨。中国女性的需要实在被满足得太少了。

2,来的女宾客几乎所有都约会过国外的男性经验。我没有继续问为什么,这个答案对于女人来说,类似于不幸,各有各的理由。而对于中国男性来讲,他们眼里应该理由只有一个,关于生理自尊的揣测。

3,对于开拓自己,往往从勇于接受各类的爱开始。从年纪,身份,性别,种族开始。酒局上有太多中年教授的绯色故事,也有姐弟恋的期限定律。我们试图让自己变成世界公民来爱人,用以突破各类文化的界限。最年轻的姑娘说起在国外有一个长得还挺帅的印度人追自己,一切都刚刚好,直到他们一起去了KTV。

4,男人说,女人拥有太多的自我感动和狡辩。年轻的男孩他们为什么会喜欢女人,一定是因为想搞。而等自己成熟点,一定也是因为想搞,只是会考虑不用花太多成本和破坏自己好不容易建造的生活,引起麻烦。

5,五岳散人的那番话很多男人会认同,并不在于这个人本身说的如何有道理,也并不是认可类似他这样的中年男人的形象。他的话背后隐藏着一种男性的自得,这样的自得是建立在他们觉得自己可以拥有足够多的技巧来扮演出女人所需要的模样。这样的自得是女性给他们亲身实践所培养的经验主义。我不否认这种自得,但讨厌它所需要的两个前提——男人觉得自己能够了解女人,以及他们扮演着能够给予的施舍者身份。

6,有人说自己感觉到渺小,也觉得自己终将孤独到老。每个人都是善良和自私的,没有什么永垂不朽。情感的组成只是一个矩阵,并不应该用单独的名词进行命名。我同意她,我只是希望自己的矩阵里,需要一些更好的参考坐标。所以我渴望在不同纬度里出现适合的人,至少让我感知每个名词接近什么样的意义。

7,有一个很漂亮的女生去年发生了一场车祸,毁了容。在恢复的时候,她开始了抑郁,不相信因果报应。后来有一个非常好的男人走进了她的生活,一直陪到她直到否极泰来。然后他们分手了。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她过度地体验了得到和失去,于是开始信命。祸兮福所倚,原来这是禅意。

8,有一个姑娘说自己一切都好,唯独是家里人催婚。我说了太多的话,反而忘记对她说一个故事。我读书时候有个女教授,说起自己年纪很大都没有结婚,身边所有的人都在说婚姻的时候,她说,只有我自己想要结婚的时候才应该结婚。于是在2001年的一天,她被困在机场,机场内人潮汹涌,她身边有个男人愁眉不展,她记得最深的是,这个男人有怪癖,一定要每天洗三次澡。他忧愁自己没法洗澡了。那一天,是美国发生9.11的日子。后来他们结婚了。

9,我们正在进入一个完全陌生的时代,我们困惑于很多的问题无法用任何的过去的教育和已有知识进行解答。所以我们努力观察和自学,或者更加飞快地逃离。无论正面问题,还是扭曲问题的本身去躲避,这都是鸡汤所存在的意义。

10,如何判断一只生蚝是否鲜活,被撬开后,看裙边,卷起来的是活杀,叉子戳一戳没准会动。厨师介绍,生蚝为什么昂贵,是因为死亡率太高。而我们喜欢吃幸存者。

11,这几年我一直都在骗人,说自己变成了一个越来越有耐心和包容的人。其实恰恰相反。没有什么比交流更让我厌恶。我讨厌跟人解释,每当自己解释的时候,都像回到了小时候做错了事情要做检讨的模样。成长如果能给我带来任何的底气,就是我可以理直气壮不负责,不用跟人解释自己为什么觉得自己是对的或者为什么错了。如果能换取某种自由,我希望是永远可以不用言语来证明自己。

12,如同,这个世界不够美好,所以我们才拥有艺术。我们真正带着谦虚和开放的交流基于的是自己的不满意。我只想和那么很少的人用千回百转的方式说,我真的不够那么喜欢自己。

13,感谢巴别塔的倒塌,让所有的人不用再说同一种语言。所以人们才更渴望表达和理解,并且珍惜这些能力。​​​​

时间: 2018年07月07日下午19:17  |  
作者:
LEAVE A REPLY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