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131

今晚正想睡觉的时候,突然间觉得自己身体像快腐烂了一样。最近身体腰酸背痛,心理分崩离析,感觉摇摇欲坠。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很想骑车去无人的街,于是我把换上的拖鞋变成了马丁鞋,戴上手套穿上外衣,骑上小白,向高高的山上飞奔而去。
          整个城市慢慢离我越来越远,车兜里面播放“怒放的生命”,看着越来越远的城市,我才意识到这一刻才属于我自己的生命状态。
          放假以后,我就感觉自己生病了,每天都不属于我。最近像闭关一样,不发朋友圈,不和外界互动。我在自己的小世界里面阅读、喝茶、发呆、晚睡晚起。再加上春节后疫情加剧,一瞬间人心惶惶。我记得30夜晚上,城市空荡荡的,夜晚没有多少人放鞭炮。一切总算是安静下来,人们不去逛街了,拜年也少了一份急切,孩童们没有了喜欢的炮仗烟花。
           春节期间,妈妈一直心情不好,其实我很庆幸这个年没有了往年的热闹,人最怕的应该是原本过节的样子变了模样,最近不知道怎么了,就感觉深深的孤独和恐惧。我不像过去一样频繁地拿手机,有时候手机放什么地方都找不到。我是一个不喜欢去打扰别人生活的人。过春节也不喜欢走亲访友,也不喜欢几百块钱的红包转来转去…甚至有时候我感觉自己和这个社会的习俗脱节。一直置身事外、难以融合。
          下午在前客厅一坐就是一下午,一种深深的沉默,只想“静静”。然后等冠状病毒攻克以后,万物复苏。大家走出来正常工作,不再这样压抑。明天,日照晴,不知道你的天空怎么样?此时此刻,我在眺望无月的星空。凉风拂过脸庞,似乎波澜不惊……我什么也不说,但是我在深深的为你祝福,用我认为恰当的方式。

时间: 2020年02月01日上午1:30  |  
作者:
LEAVE A REPLY
loading